潍坊中院一纸判决引浙江两民企质疑


来源: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  时间:2019-09-18





  近年来,山东省通过简政优政,创新载体,规范服务,不断优化营商环境。此举,赢得了省内不少市民和企业的肯定。
 
  然而,今年6月,山东省内媒体报道了一则关于两家民企间民事纠纷。报道称“一家外来企业,他们对青州、潍坊甚至山东营商环境的信心,也渐渐地被磨没了。”
 
  这个来自浙江的企业浙江博元建设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博元公司),对山东省、市、县三级的营商环境同时提出质疑,并直言企业所遇到的问题“在浙江,几乎是不可能的!”
 
  博元公司拿两个经济大省的营商环境作比较,并得出一正一反的结论,使报道迅速发酵。
 
  报道还称,博元公司胜诉并第一次申请强制执行3500多万元工程款的时候,他们还意外收到来自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纸“执行通知书”。通知书写明:作为“胜诉方”的他们却要向“败诉方”支付工程款本金和利息。
 
  事实上,除了“胜诉方竟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”的法院文书让博元公司质疑外,与博元公司对簿公堂的金华市嘉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(下称金华嘉华),也因潍坊中院对其提出的“博元公司单方‘炮制’的工程结算书”的异议置之不理,使博元公司达到了“非法套现巨额工程款的目的”也深感无奈。
 
  到底是一桩什么样的民事纠纷,让诉讼双方都对潍坊中院产生诸多不满?面对争议,潍坊中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针对此事,该院已决定不再对媒体发表态度。
 
  事起“平安大厦”工程
 
  位于山东省青州市范公亭路与益王府路口东北角的青州平安大厦,就是上述争议的源头。
 
  2009年6月,金华嘉华与青州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(下称青州城投)签订开发合同,由金华嘉华公司开发青州市“平安大厦”,当月,金华嘉华与博元公司签订《建筑工程施工合同》;2009年7月,青州市佳华置业有限公司(下称青州佳华)又与博元公司签订了内容相近的《建筑工程施工合同》,约定由博元公司承建部分土建工程。
 
  同年十月,青州城投又与青州佳华签订《平安大厦建设置换开发项目协议书》,约定由青州佳华负责平安大厦的开发。记者了解到,青州佳华与金华嘉华的法人均为曹某。
 
  据上述媒体报道,“2010年工程完工之后的三年时间里,青州佳华像挤牙膏一样,分次支付了部分工程款之后,就拒绝支付其他任何费用。”
 
  而金华嘉华负责人却表示,工程完工后就已经支付给陈某约4000万元,而陈某实际施工的工程大约5000万左右,况且陈某拒不配合竣工验收,不应再支付工程款。金华嘉华认为博元公司该项目负责人陈某与博元公司仅是挂靠关系,并无经济实力,因此导致工程进展缓慢。且浙江博元至今未提供工程竣工验收资料,致使平安大厦办不了房产证,青州佳华至今未收到全部工程款,浙江博元应承担赔偿责任。
 
  金华嘉华向记者出示了一份由陈某于2012年5月写给青州佳华的《承诺书》,上面载明,“为了确保平安大厦工程在2012年6月10日前交付业主使用,在贵公司的资金支持下,我司平安大厦项目部现马上安排材力、人力抢抓未完施工项目。”
 
  青州佳华项目负责人认为,从陈某写《承诺书》的时间来看,明显可以看出报道中提到的“2010年工程完工”的说法是不准确的,而报道中博元公司“做了一年的工程,讨了九年工程款的债!”的说法更是无稽之谈。
 
  据上述报道显示,博元公司于2013年9月向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金华嘉华、青州佳华支付剩余工程款约3500万元。
 
  诉讼经过审理,潍坊中院最终认定,应由金华嘉华、青州佳华向浙江博元支付工程款约7800余万元。潍坊中院确认的理由是“当事人约定,发包人收到竣工结算文件后,在约定期限内不予答复,视为认可竣工结算文件的,按照约定处理。承包人请求按照竣工结算文件结算价款的,应予以支持。”
 
  原来,博元公司在2012年12月以邮政特快专递方式向金华嘉华寄送了工程决算书,内容为博元公司单方面计算的7800余万元的工程量。而青州佳华与金华嘉华均表示从未收到过该快递文件。
 
  对此,金华嘉华负责人说,他认为潍坊中院在关键事实没有查明的情况下,就错误地支持了浙江博元公司的诉求。
 
  “竣工结算文件”送达疑云
 
  在金华嘉华看来,正是这份“竣工结算文件”,在送达程序上又引起了争议。
 
  按照金华嘉华的说法,金华嘉华与青州佳华是在法庭上才得知了博元公司寄送“竣工结算文件”的事情。
 
  潍坊中院查明,该份邮寄单明确载明邮寄内容为“平安大厦决算书”,收件人为金华嘉华法人曹某。
 
  “但事实上,该邮寄文件的实际接收人是陈某锋,虽然他曾是金华嘉华的司机,但没有权利替公司法人接收文件,更重要的是陈某锋事后并未将文件转给法人曹某。”金华嘉华负责人认为,潍坊中院应该考虑到实际情况,“博元公司把本该向青州佳华提交的结算报告,偷偷向金华嘉华邮寄,本身就是精心设计的‘圈套’,因为当时金华嘉华很少有人上班”。
 
  对此,金华嘉华委托的律师马某认为,潍坊中院事实认定错误,根据双方合同约定,承包人向发包人递交结算报告是有前提条件的,承包人在递交结算报告的条件还不具备的情况下,就“越过锅台上了炕”。
 
  马律师同时认为,该案程序违法,博元公司未按法律规定送达工程决算书。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实施细则》第三十八条 收件人领取给据邮件,收款人兑领汇款,应当向相关邮政企业或者分支机构交验本人有效证件,并在相关单式上盖章或者签名。代收人受收件(款)人委托,代收给据邮件(汇款)时,应当交验收件(款)人和代收人的有效证件,经邮政企业或者分支机构确认后,由代收人盖章或者签名接收。有效证件包括居民身份证、户口簿、工作证。
 
  马律师认为,“由于本案没有依法定程序送达工程决算书,视为本案未做工程决算。因此,陈某单方面制作的决算书中的结算数额,不能作为最终工程价款的认定依据,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金华嘉华向浙江博元支付工程款是错误的。”
 
  而潍坊中院审理认为,陈某锋并未对其签收行为及邮件处置做出合理解释,结合陈某锋系金华嘉华员工的事实,可以认定金华嘉华已经收到博元公司寄送的涉案工程决算书。
 
  “法院没有瑕疵”
 
  “如果这样,那博元公司该后悔当初没有寄送一份价值为数亿元的竣工结算文件,反正不管写多少,法院都会采信。”青州佳华负责人苦笑着说。
 
  对此,潍坊中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按照双方约定的结算方式,如果在收到结算文件后的限定期限内未提出异议,就视为认可结算内容,“即便结算文件是十个亿的工程量,法院也会如数判决。”
 
  青州佳华表示,据其公司估算,博元公司实际履行的工程量至多为5000万元左右,“如果我们收到了7800余万元的结算文件,怎能不提起异议。” 青州佳华认为 潍坊中院应该对工程量进行司法鉴定,而不是单凭一份非收件人签收的送达文件进行判决。
 
  而对于博元提出的“胜诉方竟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”的问题,在上述报道中,围绕该问题,潍坊中院承办本案的工作人员也直言不讳,承认的确是法院弄错了。
 
  但是前不久潍坊中院的工作人员却告诉记者,其实潍坊中院并没有错,也谈不上工作有瑕疵,博元公司是申请执行人,也是被申请执行人,“法院的做法没错。”
 
  近年来,山东省在法治营商环境上下了很大的功夫,法院为营商环境护航也被多地广泛提及。“对于此案,潍坊中院的一些做法确实有待商榷,双方企业对其提出异议,也在情理之中。”一位山东籍人士告诉记者,希望此事不要对山东省的营商环境造成过多负面影响。(《民生周刊》全媒体记者 郭鹏)
 


  转自:民生网

  【版权及免责声明】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,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“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”,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。凡转载文章及企业宣传资讯,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。版权事宜请联系:010-65367254。

延伸阅读

热点视频

多措并举稳外贸 动力强劲底气足 多措并举稳外贸 动力强劲底气足

热点新闻

热点舆情

特色小镇



版权所有: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京ICP备11041399号-2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5964